智能养殖无污染 30万大军一人管

在即墨市段泊岚镇畜牧科技示范园内,有一群很“挑食”的鸡,俗称“昆虫鸡”,这些鸡的一日三餐吃的是虫子。这几天寒流来袭,田间的虫子已被“秋风扫尽”,主人想用玉米等杂粮给这群鸡充饥,怎料这群鸡即便是饿得“咯咯”叫也不理会盆里的“素餐”。无奈,这群鸡的主人孙先生只好到处购买养殖虫。

贾汪区贾汪镇崮岘村有一个养殖专业合作社,以养鸡为主。十里八乡的村民都知道,这里养鸡主要是喂虫子,喂养方式是山上放养,出栏的鸡好吃,鸡蛋也卖到一块五一个。

近日,总投资7600多万元的山东即墨市北安街道办林戈庄智能化养殖场建成并投入生产,干净无污染的鸡舍里,30多万只鸡只需一人操作电脑,就可以完成整个鸡舍的各项管理。从室内控温、喂食,到抓鸡、捡鸡蛋等工作,全部实现互联网自动化。下个月,即墨多处养鸡场也将全部达到自动化标准,即墨将告别污染的传统养殖产业,开启现代化养殖模式,打造新型的环保畜牧产业链条。
30万鸡大军1人掌控
“这里的捡蛋、喂食、废物处理,都采用了智能化操作,连抓鸡都是自动化的。”记者在智能化养殖场看到,一名工人轻轻一点按钮,鸡舍内的自动化设备便开始启动,一条带着齿槽的传输装置不停循环,一个个鸡蛋从鸡舍中传递出来。紧接着,自动化喂食装置开始启动,首先一个安装在室外的设备,将一根根管道输入鸡舍,调制好的饲料便自动被送进鸡槽里。养鸡场负责人刘场长介绍说,他这里最多时存栏30多万只蛋鸡和肉鸡,过去需要几十个人一起工作,现在只需一名工作人员就可完成操作。目前,他们这里正在安装另一套全自动化的智能养鸡设备,到时整个鸡场将全部实行自动智能化管理,坐在监控室内就可以照顾30多万只鸡的生活。
在即墨市北安街道南林戈庄村的商品代肉鸡场,鸡舍选用德国进口笼养设备,能自动控温、控湿、自动通风、自动给料、给水、自动清粪、自动抓鸡,已经达到了全自动智能化。记者注意到,在鸡场内部和周边,看不到一点鸡粪,也闻不到一点味道。据介绍,智能化养殖模式,采用先进的管理设备,鸡粪不出厂门就已经转化成了有机肥,再应用到供热等领域。过去的传统养殖方式已经被淘汰,现在一个人管理数十万鸡大军,是很正常的事情。智能化养殖模式无污染、效益高
“传统的畜牧养殖占地面积大、管理落后、养殖效益低,粪污未经无害化处理,很容易造成环境污染,必须现代都市型畜牧业发展。”即墨市畜牧兽医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即墨区域规划为畜禽“适养区、限养区、禁养区”,淘汰了管理粗放、污染环境的畜牧养殖场420多处,引进5个总投资达4.5亿元、具有示范带动效应的畜牧企业,实施标准化养殖,建设现代畜牧示范园。即墨市段泊岚镇的青岛畜牧科技示范园内一家肉鸡养殖场,坐在电脑控制室内,鸡舍生产情况一目了然。养殖场采用世界先进的温湿度自动调节控制设备、自动化饲养设备、自动清粪设备等智能化系统,使鸡舍的供暖、通风、称重、温湿度控制等均实现了电脑监控。
“以前,养殖场是容易产生污染的地方,现在智能化系统告别了污染源。”据介绍,即墨一处现代智能化养牛场,配套建设光伏大棚及浮萍养殖池塘、有机肥发酵加工车间等奶牛粪污处理设施,500多头高产荷斯坦奶牛产生的粪污经固液分离后,固体部分加工成有机肥用于作物施肥。
污水经厌氧发酵处理后,进入光伏大棚内浮萍污水处理系统,净化后用于景观湖贮水或灌溉,浮萍用于奶牛饲料或生物能源物质等,建设国内领先的“奶牛养殖—有机肥加工—光伏发电—浮萍养殖—净水利用—牧草种植”新型循环经济模式。

“昆虫鸡”从小吃虫子

早上8点开始,先喂虫子。喂虫子前,先筛去虫子的粪便。

近两天大风降温,天气一天天地变冷,即墨市段泊岚镇的养鸡户孙咏春显得焦躁不已,他正在为散养的一万多只鸡发愁,因为这些鸡太挑食,当前一股寒流把鸡的“饭碗”给端走了。

下午4点多,提着黄粉虫,上山喂鸡。

“当时我的想法是养殖纯天然的散养鸡,为了让肉质保持纯正,我将这些鸡散养在田地里,让它们自己觅食,为了不让它们饿肚子,我还专门辟出四亩地养殖蚂蚱、蛐蛐等虫子,每天都往地里撒放两三百斤的蝗虫。”孙咏春介绍说,这一段时间天突然变冷,大棚里的虫子都被冻死了,而自己养在保温大棚里的虫子还没长成,这一万多只鸡断粮了,整天饿得“咯咯”叫。

傍晚,到鸡舍拾鸡蛋。这鸡蛋,“蛋白质含量高,不含任何生长激素。”

换了玉米杂粮鸡不吃

贾汪区贾汪镇崮岘村有一个养殖专业合作社,以养鸡为主。十里八乡的村民都知道,这里养鸡主要是喂虫子,喂养方式是山上放养,出栏的鸡好吃,鸡蛋也卖到一块五一个。

没有虫子就喂饲料呗,这有什么难的?在养殖基地,记者将一把掺杂着玉米和小麦的饲料撒向鸡群,当饲料落地时,一群鸡冲了上来,但啄了几下发现是玉米粒或小麦粒而不是虫子后,便没有兴趣地离开了,继续在田埂间“咯咯咯”地叫。

10月20日,在崮岘村村支书朱服文的安排下,记者到养殖专业合作社参加了一天的劳动,当了一天养殖专业户。

“你看这堆玉米粒,这都是让老鼠给咬的,撒出去的饲料鸡不吃,却招来了很多老鼠,鸡在晚上休息时被这些窜来窜去的老鼠打扰,也耽误生长。”孙咏春指着地上的一堆堆饲料说,现在只好再请工人将这些饲料重新收集起来。

■准备

“真让这些东西们愁死了,用机器把饲料打碎了拌成糊它们不吃,整粒的玉米喂也不吃,长这么大,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挑食的鸡。”负责田间管理的兰师傅叹道。

先养了半天虫子

万只鸡一天吃160斤虫

养殖专业合作社设立在距离崮岘村10多分钟车程的茱萸山上。早上8点,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刘跃社长就来到村里,带着我们去设在半山腰的养殖基地。

寒流扫尽了田间的虫子,自己养殖的虫子还未成虫,为了不让这些鸡“绝食”,孙咏春只好硬着头皮到处购买虫子。

从村里出发,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山路,我们看到山腰上一排排整齐的建筑。本以为到了现代化的养鸡场,可刘跃却说:“鸡还在山上呢,这里是养虫子的地方。”

昨天下午3时许,饲养员郑师傅端着一个大盆子进了田埂,在走动过程中,他就像撒肥料一样,不时将盆里的东西左右撒了出去。等郑师傅走到田头时,记者看到,这个盆里装着的不是肥料,而是黄粉虫,在市场上这种虫子要20多元一斤,只有一些喜欢养鸟的人士才会购买。“这是刚从平度那边买过来的,这个季节虫子都成宝贝了,贵得很。”郑师傅笑着说。

记者走进了一个大棚,看到里面整齐地排放着一排排木架子,每个木架上都放着十几个木质的筛子,这里面养的就是用来养鸡的黄粉虫。

那么这一万只鸡要吃掉多少虫子呢?“一天要撒160斤,这是最少的了,如果再少就会有鸡饿肚子了。”郑师傅说。

一位养殖工人正忙着切青菜,并和麸皮搅拌在一起,往每个筛子里放一些。刘跃解释说:“黄粉虫从孵化出来到长成,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虫子又不能喝水,所以要掺杂一些青菜、南瓜、桃子补充水分。”

建大棚养虫子喂鸡

在这位工人的指导下,记者也开始忙碌起来。切青菜、切南瓜、拌麸皮,看着简单的工序,一旦干起来还有些手忙脚乱。

在离开合作社的路上,记者看到几个正在建设中的大棚,大棚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这是我们给这些鸡准备的,在初秋的时候我们提前收集了一些虫子的虫卵,经过温室育养,现在有些已经开始出幼虫了,温室空间有限,不能大量养殖,所以就建这种保温大棚,等这些大棚建好后,我们就把这些幼虫转移到大棚里来,从而方便喂养这些鸡。”孙咏春说。

饲料配好了,终于可以喂虫子了。先要将木筛子从架子上端下来,筛去虫子的粪便,再将虫子放均匀,撒上拌好的饲料,然后端回木架上,成虫还要收集起来,放进专门的桶里,留着喂鸡用。

记者了解到,在这一万只“挑食鸡”中,有九月红、芦花鸡和贵妃鸡,全都是公鸡,生长周期为11个月,比以普通粮食喂养的鸡的生长周期要长一倍左右,售价当然也比普通鸡高。记者了解到,普通大公鸡的市场价约为12元/斤左右,但这种挑食鸡的售价每斤要30多元。据了解,这批自今年春天开始养殖的“昆虫鸡”,这个月底就能集中上市。

一个大棚内就有几百盘这样的虫子,要是全部清理、喂养一遍,一个人要忙上整整一天。

■科学

喂鸡也要按钟点

下午1点多,虫子全部喂完了,并且收集了四五十斤成虫。我正打算提着一桶虫子去喂鸡,这里的养殖工人忙说:“不急,要等到下午4点多才能上山喂鸡,就像人准时吃饭一样。”

等到下午4点多,眼看着太阳偏西了,记者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在刘跃的带领下,每人提着一桶黄粉虫,向山上走去。

到山顶,进大门,只看见漫山遍野都是鸡,或悠闲地散步,或争抢食物,还有几只公鸡不停地飞来飞去。

“来啦,来啦!”刘跃一边吆喝着,一边将桶里的虫子一把一把撒出去,一大群鸡顿时聚集并欢叫起来。记者也学着他的样子,一边喊着,一边把虫子撒出去,却没有一只鸡凑过来。刘跃说:“鸡胆子小,我要是穿着白大褂来,它们看见就会围上来,要是换了一身衣服,鸡就不认得了。”不过虫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没过多久,就有一些胆子大的鸡围拢过来,吃起虫子。

太阳快要落山了,我们又跟着刘跃来到鸡舍,开始拾鸡蛋。有的窝里有一两个,有的有四五个,基本上没有空窝的。天黑前,鸡蛋全都收集好了,有400多个。

虽然累了一天,但我们抬着拾好的鸡蛋下山,心里还是挺兴奋的。

■畅销

鸡蛋一块五一个

“这20多箱虫子鸡蛋是别人预订好的,得抓紧装好给人送去。”在简易的办公室里,刘跃又开始忙着装鸡蛋。

记者一边帮忙,一边听刘跃介绍。“这里的虫子鸡选用的是地方土鸡良种,喂养时以黄粉虫等高蛋白虫子为主。这样喂出来的鸡,肉里维生素e的含量为普通鸡的数倍。鸡肉味道鲜美,鸡蛋也色泽鲜艳、蛋白质含量高,不含任何生长激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