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有序地开展煤炭深加工升级示范工作

内容提示:据了解,《规划》提出,以技术创新为手段,通过对煤炭加工转化多种单项技术的耦合、集成,联合生产多种清洁燃料、化工原材料以及热能、电力等产品,有序开展煤炭深加工升级示范工作,以提高煤炭的整体转化效率,实现煤炭的高效、清洁和综合利用。

为贯彻国务院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指示精神,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1年3月印发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采取了必要的调控措施。
国家能源局按照文件要求编制完成了《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规划》,
提出以技术创新为手段,通过对煤炭加工转化多种单项技术的耦合、集成,联合生产多种清洁燃料、化工原材料以及热能、电力等产品,有序开展煤炭深加工升级示范工作。以提高煤炭的整体转化效率,实现煤炭的高效、清洁和综合利用。
《规划》对示范项目提出了先进的能效、煤耗水耗等准入指标和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确定了七大类共17项技术装备方面的重点示范内容,引导企业和地方政府在提高能效和附加值、降低污染物排放、加强系统优化集成以及探索模式创新等方面进行示范。
在落实好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节能减排相关要求的前提下,十二五期间将优选一批示范项目,重点安排在煤炭主产区及煤炭调出省区,统筹规划,系统设计,分步实施,通过升级示范使我国煤炭深加工产业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产业。

目前我国能源“十三五”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其中煤炭深加工行业的专项规划也已初步成形。在10日举办的2015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暨展览会上,国家能源局总经济师李冶对此作了详细介绍。

据悉,目前我国政府批准的煤化工示范项目共有27个,其中,煤制天然气项目13个,完全建成投产后产能达611亿立方米/年;煤制油项目有8个,产能达1108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有6个,产能达510万吨/年。处于运行试车建设和前期工作阶段的煤制油项目有26个、煤制烯烃项目58个、煤制天然气项目67个。

记者1月30日从国家能源局获悉,由国家能源局牵头的《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规划》下称“《规划》”已完成编制工作。这标志着备受业界关注的煤化工行业“十二五”发展政策已初步成型。

煤炭深加工“十三五”规划初步设想中,首先要树立先进的发展理念。煤炭既是能源也是资源,既是燃料也是原料,要有针对性地充分分析煤炭性能,统筹考虑煤炭全生命周期的经济、环境、生态效应,采用气化、液化、合成等技术,更加高效清洁经济地生产优质能源和高附加值产品,使我国煤炭清洁利用进入深加工阶段。李冶举例道,现在每年消费的低阶煤就有20亿吨,占到煤耗的一半,采取分级分质利用,至少一年可以生产1.4亿吨油品或近1000亿立方的煤制天然气。

若这些项目全部投产,预计到2020年将形成4000万吨煤制油产能、4100万吨煤制烯烃产能、280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产能。根据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预测,到“十三五”末,中国煤化工产业对石油及天然气的替代率将达到12.5%。

据了解,《规划》提出,以技术创新为手段,通过对煤炭加工转化多种单项技术的耦合、集成,联合生产多种清洁燃料、化工原材料以及热能、电力等产品,有序开展煤炭深加工升级示范工作,以提高煤炭的整体转化效率,实现煤炭的高效、清洁和综合利用。

其次是坚持六项发展原则,合理控制规模。一,根据技术进展确定产业发展节奏和规模,不追求在现有技术水平上大规模产能建设。二,推进升级示范,重点围绕提高能效、降低资源消耗和污染排放、加强体系优化集成。三,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在水资源和环境容量许可的前提下,建设项目并执行最严格的环保标准,同时将节水、环保技术作为重要示范内容。四,加强自主创新,重点示范自主技术和装备,推动产业化、标准化。五,煤炭深加工优先利用现有煤炭产能,与煤炭行业共享发展成果。六,与油气、石化协调发展,加强优势互补,统筹多种化石能源利用。

未来几年我国的烯烃、乙二醇等基础原材料仍然存在较大缺口,这为煤化工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随着相关环保法规的深入实施,各地也将逐步淘汰过去粗放式的煤炭利用方式,煤化工正成为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重要途径。

同时,《规划》对示范项目提出了先进的能效、煤耗水耗等准入指标和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确定了七大类共17项技术装备方面的重点示范内容,引导企业和地方政府在提高能效和附加值、降低污染物排放、加强系统优化集成以及探索模式创新等方面进行示范。

第三,开展以下五类模式的进一步升级示范。第一类是以煤制超清洁油品的模式为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城市提供标准油品,为炼厂成品油升级提供优质的调和技术。第二类是低阶煤的分级分质利用模式,以低阶煤为原料进行电、煤、化的联产,提升煤炭转化利用总体效率。第三类是煤制天然气模式示范,重点解决富煤地区的能源长距离外送问题,同时为目标消费市场削减分散燃煤、发展冷热电三联供和清洁燃料运输工具提供天然气保障。李冶讲到,分散燃煤造成的污染不容忽视,即使是北京还有近七万吨分散燃煤,这也是造成大气污染排放的重要因素。第四类是煤炭与石油的综合利用模式,优化煤制油炼油过程,高收益、低成本生产优质油品。第五类煤制重要化学品模式,促进下游有机化工、精细化工的有序发展。

转型:产品差异化高端化

《规划》明确,在落实好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节能减排相关要求的前提下,“十二五”期间将优选一批示范项目,重点安排在煤炭主产区及煤炭调出省区,统筹规划,系统设计,分步实施,通过升级示范使我国煤炭深加工产业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产业。

最后,国家能源局初步提出了下一步重点开展的七项工作:加强自主创新,煤制芳烃等新技术、新装备的研发;推进示范项目建设,结合新疆、内蒙古等地煤质特点,开展各具特色的产业化示范;增加清洁燃料供应,发挥煤制油、煤制天然气在污染防治上的积极作用;畅通煤质深加工产品的销售渠道,建立与石油化工公平准入、多元竞争的市场环境;提升煤炭深加工产品设计、装备的标准化和现代化产品,降低工程造价,提高产业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加强示范项目评价,积累经验教训,形成可推广应用的成果;按照“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的部署战略,推进煤炭深加工技术走出去。

目前大部分煤化工项目都存在加工转化深度不够,下游产品多为附加值不高的初级产品等问题,影响了煤化工项目的经济效益。

因此,在“十三五”期间,煤化工应将产品差异化、高端化和高附加值作为发展方向,以延伸产业链、拓宽产品幅及开发新的煤基化学品为重点。

据悉,国家能源局已初步提出就以下五类产品进行升级,分别是煤制超清洁油品、低阶煤的分级分质利用、煤制天然气、煤炭与石油的综合利用与煤制重要化学品。

过程:多技术耦合集成

浙江工业大学工业催化研究所刘化章教授认为,煤化工与合成氨、能源企业组成战略联盟是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合成氨、煤化工或炼油装置在原料基地组成联合企业,在大型合成氨装置上增加侧线,依托现有炼厂设施,省去合成气制造和合成油加工的投资,形成氨联油、氨联醇、醇联烯等联合生产线,可使投资大幅减少。

因此,对多项煤化工技术进行耦合、集成,可以促进不同产业间的循环链接,生产多种清洁燃料、化工原料以及热、电等产品,大幅提高资源综合利用率。

国家要在条件具备的地区积极推进煤化工与电力、冶金、水泥、电石、焦化、石化、风能等产业开展耦合与多联产,构建超大型、循环型、多联产现代煤化工综合产业集群,实现效益*宝马娱乐在线,大化。

规范:加强标准化体系建设

中国化工报援引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教授级高工吴秀章称,国家应加快制定一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产品和装备标准,完善煤炭及转化产品质量及工艺标准。并建议国家尽快发布煤化工规划及产业政策,制定行业准入条件,避免煤化工产业的无序、过热的发展。

与此同时还应加强与油气、石化、汽车等领域相关标准的协调、衔接或互认,逐步形成一个更加科学、先进、完整的煤化工标准体系。

此外他还建议,国家应尽早出台对煤化工产业的税收优惠政策,降低企业增值税及油品消费税负担,实行差别化税收政策,支持煤化工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当前形势下,煤化工产业必须抓住未来几年国内烯烃、乙二醇等基础原材料仍然存在较大缺口的机遇,在产品的差异化、高端化、高附加值上寻求突破,通过对煤化工生产过程的集成耦合,实现多联产。

相关文章